窈窕殊女

窈窕殊女

谩歌作者

古代言情

连载中 来源 :阅文集团

发布时间:2020-04-04 12:04:01

在线阅读

《窈窕殊女》是谩歌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窈窕殊女》精彩章节节选: 任安然把竹门敲得震天响。就在她准备像昨晚那样破门而入时。祁武一脸睡意地将门打开了:“大NaiNai?你还没有竭下么?” “有刺客来过了

《窈窕殊女》免费试读

任安然把竹门敲得震天响。就在她准备像昨晚那样破门而入时。祁武一脸睡意地将门打开了:“大NaiNai?你还没有竭下么?”

“有刺客来过了!你知不知道民?”祁武一脸的睡意和不可置信让她大为恼火,她越过他挤了进去,一边嘟囔着,“还说是高手呢,就知道卿卿我我……”

里间的门关着,而外间的小榻上,俨然是有人睡过的痕迹!祁武分明就睡在外间!任安然火了:“祁武,你作为大爷的贴身侍卫,更兼他……最在意的人,你怎么能不和他同床而睡呢?如果真的有刺客来了,大爷怎么办?”

任安然一气喝完,扔下瞠目结舌的祁武去开通往内室的门。和昨晚的情形大同小异。白嚣仍是风情万种的睡在床上,一身白色的细绸中衣也能让他穿出别样的风情来。衣带随意地系着,胸脯一起一伏之间,有些内容若隐若现。

“要不要走近些看?”白嚣的声音里带着没睡醒的暗哑。

任安然反倒红着脸退后一步,正色道:“那个刺客又来了!不过,让我给说走了!你要小心些,最好让祁武睡到你房里来……嗯,祁武好像也不管用,你得再招你个武功高强的侍卫……”

白嚣好看的凤眼半眯着,似笑非笑地睨着她。而随她进来的祁武也是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她。任安然气极,扔下几句埋怨白嚣不识好歹的话回房去了。

后来的日子就平淡得像白开水了。白嚣每天上午会去锁灵塔里陪他的母亲。下午则一定要任安然侍候着抄写经卷。

任安然把上午的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早上醒来后,先在床上打坐练两遍白浩给她的内功心法。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这两天她觉得身体轻灵了不少,体内那股热息更加炽烈了。早饭之后,自然是抄写经书了。她抄得极快,每天只交五份。于下的时间,她用现成的纸笔开始写自己的小说了。

她不确定这个时空的人是否能接受她的这种白话小说。于是,Chun喜和冬暖便成了她的听众。一开始,二婢还有些别扭。说是哪能让大NaiNai念书给她们听呢?经过任安然的多方面劝诱,二婢总算肯站着听她念书了。哪知这一听,她们便听上瘾了,天天催着任安然给她们念!

手写是极慢的,何况是毛笔呢?纵是任安然从小练习写毛笔字,半天也最多写两三千字。最后她让Chun喜寻来一支鹅毛,自制了一只蘸着墨写字的鹅毛笔,让二婢很是惊艳了一回。

“……季婷婷来到一家客栈,花五两银子订了一间上房。因为听说晚上萧启会来临洲城,她想把自己打扮得与众不同些。好让他能在人群中一眼就看到她……‘砰’,了锭十两重的银子被重重地搁在了柜台上,老掌柜战战兢兢地从柜台下伸出个头发稀疏的脑袋来,“姑……姑娘,是要做衣服么?’季婷婷将银子推到他面前,银子和柜台摩擦出‘沙沙’的声音。‘要一身夜行服——任何人打听这事你都得说不知道,否则——”带着寒光的长剑出鞘三寸,又被重重地插了回去!老掌柜也是见过世面的人,见季婷婷不是要他命,便不再害怕了,“六两银子,姑娘可以等来拿衣服时再付银子……”

“呵——”冷不防身后有人讥笑出声,“这是哪里的事呢?上房要五两银子一间,而夜行服才六两银子!”

任安然被人打断了极为恼火,还没等她发脾气,Chun喜和冬暖已是脚下一软,跪在地上了。来人正是提前回到竹楼的白嚣!任安然瞬间低下了气势:“大爷回来了?怎么今天没多呆一会儿呢?”

白嚣没应她,走过来拿起案上的书稿看了一遍,反问道:“这就是你准备用来赚钱的书稿么?你准备写多少字呢?”

“一百万字左右。”任安然如实回答。

“让我给你算算。这样一本书至少得装订成五十本。每本请人工誊写得一两银子。也就是说,你的书在不计你的人工和你的笔墨的情况下,请人誊写就得五十两银子!那你准备卖多少银子一本呢?”白嚣一副虚心请教地样子。

任安然傻了眼儿,弱弱地问:“干嘛要请人抄呢?印刷不就对了!”

“印刷?什么东西?”

任安然的心狂跳起来!尽管之前她有想过这方面她有机可乘,但现在被证实了,她能不高兴么?她仿佛看到白花花的银子向她迎面飞来!

对上白嚣探究的目光,她卖了个关子:“这事大爷就不必Cao心了!我自有主张!”笑话,白嚣何许人也?一介商贾,他是最能看出其中商机的!如果让他掌握了这门技术,先动起手来。她任安然还赚什么银子呢?必要的时候,她完全可以拿这个与他谈判,再达成合作的协议!

看着白嚣明明很想知道,却偏要装作毫无兴趣地离开,任安然直想笑。不过,一时的欢快带来的后果极为严重。这天下午,白嚣比往常更难侍候,忙得任安然脚不沾尘。任安然一边小心地侍候着,一边在心里将将他骂了个遍。谁叫她现在寄人篱下呢?虽然有面具男给的一百两银票,可是以后花销还大着呢!她现在侍候白嚣可是十两银子一天呢!

白嚣带着她在大觉寺里住了八天。只是在第二天带她去了锁灵塔,之后他便一直没有提过。任安然也乐得躲在竹楼里。说实话,那具玉棺实在太邪了,她没有勇气多看它一回!

回去那天下着小雨,而且他们又遇到了刺客!这次派出的人狠辣多了!他们一出现就直奔白嚣和任安然坐的马车。车夫坐在前面将一柄马鞭舞得密不透风!任安然照旧折了坐垫将白嚣护起来,自己撩起裙摆加入了打斗。

她明显能感觉到这次的刺客更加凶残了。幸而这些日子她练习白浩那套内功心法极为刻苦,打起架来身轻如燕。以往一记右勾拳从出拳到击中目标至少得四秒时间。现在,她觉得自己只需两秒了!而且所有的招式都因为轻灵的出手而加重了力道!任安然打起来得心应手!

也许是太过顺手了,任安然一个没注意,身后蹿出两个人来。她转身应付时,前面那人已将明晃晃的大刀对着她的胸口刺来!任安然来不及多想,闭上眼睛等着那一刀落下来了!

她等了好一会儿,那一刀也没落下来。只听到一声脆响,她睁开眼睛一看那人手中的刀居然掉到了地上!而那人正捏着手腕满脸痛苦地后退着。

离她最近的是祁武,任安然由衷地对他道谢。祁武极不自在地别过脸,更凶猛地杀起刺客来。

有惊无险,刺客又被解决掉了。回到车里时,白嚣冷着一张脸对祁武喝道:“武!”

祁武低头不语。白嚣重重地拍了一下车内的小几。茶水溅湿了几上的书简。祁武恨恨地睨了坐在一旁的任安然一眼,不甘心地跪下了。

“这是怎么回事?”任安然觉得祁武之前救过她,便有心为他开脱,“看看,天都下雨了,这样跪着像什么样子?有事不能回府再说么?”

白嚣允了。车夫飞快地赶车回府。像这样的刺杀,无论是白嚣还是他带出来的下人似乎都把这样的刺杀当作家常便饭了。归途上依然有条不紊。任安然对于这样的刺杀很烦了:“白大爷,是不是你的人品太差?来回都能遇到刺客……”

“这样的日子过不了多久了……”白嚣低声道。不知他是在安慰自己还是在安慰别人。

任安然听得很心酸。都说他活不过年底了……

“你知道么?佛家把人的生作是受轮回之苦,而死则是登极乐之福……”任安然不个嘴笨的人,可是在面对一个生命只有几个月的人她还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了。

“你是希望我早登极乐么?”白嚣省过味来,一时哭笑不得。

任安然肃容道:“人生在世,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我就直说了吧!你一个大男人,何必在这里伤Chun悲秋呢?既然开心也是活着,不开心也是活着,为什么不选择开心地活着呢?还有,在你悲叹自己命苦之时,时光又从你的悲叹之际又溜走了!所以,你得用有限的时间做出一番成就来。让活在世上的人记住你。你就没有白白地来这个世上走一回了……”

最后是她自己说不下去了,她觉得自己就像个装模作样的愤青。哪知道白嚣听得出了神,半晌过后,问:“泰山在哪里?还有,这些道理都是你父亲给你讲的么?”

 

窈窕殊女

谩歌作者

古代言情

连载中 来源 :阅文集团

在线阅读

《窈窕殊女》 免费阅读章节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