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君舀光赋浅陌

愿君舀光赋浅陌

蓁蓁齐夏作者

穿越

已完结 来源 :

发布时间:2019-08-27 16:00:56

在线阅读

《愿君舀光赋浅陌》是蓁蓁齐夏写的一本穿越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愿君舀光赋浅陌》精彩章节节选: 突然眼前一黑,阳光不知被谁遮了个彻底,我没好气地的挥了挥鼻子上的发丝道:“别挡到我的光。” “苏苏,该喝药了。” 这声音听得我立

《愿君舀光赋浅陌》免费试读

突然眼前一黑,阳光不知被谁遮了个彻底,我没好气地的挥了挥鼻子上的发丝道:“别挡到我的光。”

“苏苏,该喝药了。”

这声音听得我立马酥了半边骨头,睁睁眼,果然是二师兄,他端着药碗低下身来细细看着我,眼神里的温柔比空音谷的阳光还要醉人,一头乌发挽在脑后,一缕发丝轻轻从他的肩头滑下来若有若无地触着我的脸。

我慢慢接过碗,翻着眼边看他边将黑乎乎的药汁往嘴里灌,直到他的脸被碗边全部遮住。有这样一个人在身边,好像药都不是那么的苦。放下碗,嘴里被塞进一个蜜饯。

“师父说今日有贵客前来,一会儿我为你梳洗一番,别让你病着的丑样子被别人看了去。”

我点点头,任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滑过耳际,笑着将我耳边的碎发撂倒后面。

呆呆的望了我一眼便端着药碗转身离去,玉色的簪,淡灰的衣,远远看去颀长的身子如泼墨的山水。

二师兄叫木毓,他说自己是被师父带来这里的,他本是山下巨贾家的公子,但因是小妾所生,母亲死得早不得父亲待见,那时师父刚到这里,见其筋骨奇佳,便接着治好他大娘的病讨了他来,收做徒弟。其实我是有些怀疑二师兄是认识我的,那会儿我正病重,虽然这里没有温度计,但我还是能感觉到自己烧到了很高的温度,大脑像是开进了火车嗡嗡作响,呼吸如同拉风箱一般,眼前还不时地冒出一张我不再想看见的脸,我一度以为自己活不长久,甚至已经想好见到上帝时的一番说辞,可终归我没有死,还奇迹般的好了起来。我记得最后一个难熬的夜晚在我眼前出现的人影,他像是天神一般破开所有黑暗,朝我伸出手来,却叫着一个完全陌生的名字——苏茄。

我醒来后就一直是二师兄照顾我,可他再没有提到过苏茄这个名字,每次我旁敲侧击地问他,他也装作不知道,立马就转了话题。我想也许真的是我自作多情,硬要自己与这个时空有上一分半分的联系,以此来证明自己的存在感。后来师父见我无处可去,索性就收我做他的第三个徒弟,说是空音谷内无聊得紧,收个凡人也是不错的。如此,我便算是在这空音谷安了家,心中也多了些许慰藉与盼望。

午时长平将饭菜送过来,一双白眼翻得差点没将眼珠给搬到头顶上。其实他的这种行为也是可以理解的。他是个石头精,在我拜师以前就跟着师父,为的就是成为师父的徒弟,可师父就是不同意,也不说什么原因,但长平对这事儿从没放弃过,所以只听长平叫师父,但从没听见师父叫徒弟。如今见我轻而易举地就被师父纳入麾下,不但如此自己却成了不要钱的苦力日日给我做饭,这口气自然是咽不下。那天我刚拜师没多久,他便黑着脸在焚香阁门口叫嚣,大都是我做师父的徒弟何德何能云云,想是嫉妒地紧,最后被二师兄劝了半天才愤愤不平的离去,走也不忘把脚上的泥全磕在房门前。

午后师父和木毓一并来了焚香阁,师父照例坐在一旁把脉,神情泰然自若,只是这回却没有再挑起种族之事,而是闭眼淡淡道:“今晚你大师兄亦要过来,怎么说也是他救下的你,你不道声谢也是不好。”

大师兄?我一直以为救我的人是师父,却从没想过另有其人。身后正帮我挽发的二师兄手一抖,拔了我几根头发,我抽了口凉气道:“师父你这也有点太不厚道,好歹我也把你当做救命恩人拜了这么多天,你怎的这时候才将事实说出来。”

“你又不曾问起,我何必要说。”师父依旧闭着眼,看不出半丝情绪又道:“再说流光他一向性子寡淡,就算你日日供着他,他也未必会领你这份情,与其这样你还不如供着我,好歹我还会给你这个凡人看看病。”

我撇了他一眼,觉得师父真心是讲冷笑话的一把好手。

师父见我不语,收拾了药箱悻悻然离去,只是身后的二师兄却从头到尾不说一句话,只是自顾自的为我挽着头发,末了问了一句:“怎么样?”

我看着镜中陌生的面孔,有些反应不过来,很明显我还不太适应这张脸。一层淡妆盖住了有些憔悴的脸,浅浅的刘海压在眉角上方,发梢上别着一朵素色的山茶,谈不上倾城倾国,但清秀的一张脸还是很耐看的,我点了点头,笑着说好看。

木毓听了默默回头摆弄着银盆中的手帕,屋外的阳光透进来,将窗棂上的花纹映在他的袖口,长发从肩头垂下,显得侧脸越发好看。

平日里二师兄总会与我说些关于神仙的事,可今天的他却格外沉默。我接过他递来的手帕道:“师父说大师兄不好说话,今日我与他道谢,若是说得不合他意,他不会打我吧?”我又回忆起他出手打常留那次,当真是不留情面。

“他素来不打凡人,你不必担心。”木毓像是猜中了我心中所想,又道:“他只是看常留不顺眼罢了。”

我摸了摸下巴,顿然明白这个大师兄不仅有严重的种族歧视心里,还暴虐异常。

傍晚太阳刚隐去光芒,我便向着师父的忆花居走去,焚香阁离忆花居不算太近,一路上亭台水榭,百花丛生,煞是柔美,其中以牡丹尤胜。师父平时锦衣玉袍,一身的富贵相,连种花亦是如此,什么富贵种什么,常留对此常抱着调侃的态度,说师父若是凡人,非土财主莫属,这话真是说到了我心坎中去。

我低头拨了拨腰间已退了色的香囊,看着上面绣着的“苏”字。苏浅陌是我拜师时师父他老人家取的名字,浅陌取瑶光浅陌,平坦之意,只是不知这幅身体以前的主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没有记忆,没有牵挂,只有这一张还算清秀的面容。

这般想着,抬头已到了忆花居院门前,空音谷四季如春,花也自是少不了的,一团团,一簇簇的压着堆甚是赏心悦目,绕过院门可见一颗亭亭如盖的菩提树,我对师父院子里这棵菩提树算是早有耳闻,常留说师父的宝贝有两样,一个是他房门上挂着的铃铛,另一个便是他院中的这棵菩提树,早晚照看,千年不变,师父平日总坐在树下发呆,若见谁伤了这树,师傅第一个不放过他,常留说这话时神情凝重,恐怕是尝过师父的雷霆手段。今日我终于见了这棵传说中的菩提树,确是比谷中其他树都茂盛些,但说到底还是一棵树,若真要找出它的特别来,那便是树上挂着各色丝带,蜜蜜匝匝挂了满树,二师兄说师傅每年都在树上挂一根丝带,自他入谷以来年年不变,从不假与人手,我看着这一树的丝带,想恐是师傅在这里也住了千把年了吧。有风穿庭而过,树上的丝带千千万万飘起,震人心魄。

我抬脚入院,突听有人叫住我:“你的伤势如何了?”我回头望去,丝带翻飞,树下站着一人,不像师父,却有着比师父更甚的风姿,藏青的袍子如墨的长发,本以为师父的仙风道骨应是无人能及,不想今日又让我惊艳了一番,果然吸收天地日月精华的人就是与旁人不同。此情此景,我的大脑飞快的转了两圈,确认不是师父后讷讷的回了句是。

“那便好”平淡的声音夹着暖风吹来,甚是好听。

我看着树下的人,顿然想起了那个传说中救了我的大师兄。

“你是••••••”

“你前些天才来我院子里闹过事,难不成这么快就忘了?”他悠然转身,一双灰色的眸子盯住我,乌发由侧脸垂直胸前,脸上淡漠的样子顿让我惊为天人,手足无措,不得不低下头看着他藏青色袍子的衣摆上的玄色流苏。

果然他还忌恨着那事,想着当日常留那可怜相,当下脚步蹭了蹭,正欲离开,却又想起师父叮咛的道谢一事,天人交战了一会儿,还是大大的做了个辑朗声道:“苏浅陌拜见大师兄,多谢大师兄拔刀相助,才得保住我一条小命,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今后我定当加倍偿还,以报大师兄恩情。”一句话说的得体,让我很是满意。

“你也站了许久,如何不说句话?”

我没说话吗?我明明是说了的啊?

 

愿君舀光赋浅陌

蓁蓁齐夏作者

穿越

已完结 来源 :

在线阅读

《愿君舀光赋浅陌》 免费阅读章节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